您的位置:遞四方 >> 電子競技

HLTV 2020年度CSGO最佳選手TOP第16名:HEN1

2021-01-06 11:42:49文章來源:遊久論壇

{{userName}}lv{{userLevel}}

評論

評論

收藏

收藏
關注遊久電競
關注遊久網

  Henrique "⁠HEN1⁠" Teles憑藉着他今年高光表現以及其所在隊伍的最好個人數據,榮獲2020年度CSGO最佳選手TOP第16名。

  CS從兒時開始就陪伴着HEN1,他在七歲時就觀看父親Charles打CS,而在他八歲時他開始自己上手玩。儘管家裏只有一台電腦,但Teles先生總是樂意帶着小HEN1、Lucas "⁠LUCAS1⁠" Teles和Charles "⁠pbf1⁠" Teles三兄弟一起打遊戲。在受到當時MIBR的效應影響之下,他們開始一同參與地區性和全國性的比賽,並且在2011年的一次全國性賽事中取得了第三名的成績。兩年後HEN1和LUCAS兩兄弟受邀加入一支巴西頂級強隊,當時這支隊伍包括明星選手Fernando "⁠fer⁠" Alvarenga、Gabriel "⁠FalleN⁠" Toledo以及Lincoln "⁠fnx⁠" Lau。

  “當時CS的線下賽事真的是聲勢浩大,對於我來説也非常有趣。當時我、LUCAS、pbf1和我的父親遇到了很多職業選手,有cogu、fnx、KIKOOOO、nak和ellllll,我們一同觀看老MIBR的比賽,這對我們之後的CS生涯都很有影響。從2008年、2009年開始,我們幾兄弟和父親以家庭為單位開始參與了許多比賽,從此開始不斷進步。之後到了2011年,我們開始參與全國性質的比賽,當時在一個名為Mega Acervus Cup的比賽中贏得了第三名。而後2013年,我和LUCAS受邀加入fer、FalleN和fnx的KaBuM戰隊,當時我們幾乎贏下了巴西國內的所有賽事。”

  時間來到2014年,HEN1參與了人生中的首次國際賽事ESWC 2014,這支國際視野內新出現的隊伍並沒有走的太遠,在巴黎當地舉辦的小組賽階段,KaBuM就接連敗給了Titan、NiP、哥本哈根狼隊以及HellRaisers。回國後的KaBuM決定變陣,FalleN和fer兩人決定和當時的ProGaming.td進行合併,從而有更多機會來面對幾個月後的國際性賽事。

  “我們出征ESWC 2014的費用全部都是由社區玩家們支援的,當時的KaBuM同時在很多款FPS遊戲上創造了歷史。但我們完全沒有國際賽事經驗,小組賽階段都難以出線,我們在小組賽階段戰勝了一支法國隊,並且差一點就擊敗了Titan。那次賽事我們結識了許多大牌戰隊和明星選手,還和許多人合了影,對於我來説簡直就跟做夢一樣。”

  HEN1和他的兄弟LUCAS在2015年初聯繫到了Dexterity,這支當時擁有Epitacio "⁠TACO⁠" de Melo和Marcelo "⁠coldzera⁠" David的隊伍很快便成為巴西國內一支不容小覷的新生力量,之後fnx的加入讓他們的三人組再度聚首。不過很快隊內明星選手coldzera選擇去追隨FalleN,再度換陣並沒有讓這幾位巴西小夥子感到氣餒,他們更名為Não Tem Como後贏得了巴西本土的Golden Chance賽事——這個由Games Academy創建的錦標賽幫助他們移居北美,以在那裏追隨Luminosity成功的步伐。

  “由FalleN、dead和camis組建的Games Academy為我們的美國發展之路打開了大門,當時的環境真的如家庭一樣温馨,我對他們也飽含感激之情。如果不是他們巴西CS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成就,我還記得第一次賽事時我們表現的很艱難,但我們在不斷的成長,那一年裏我很樂意打FPL,從而感受北美賽區的氛圍。”

  移居加利福尼亞的他們將隊名更名為Games Academy,同時開始參與北美的一些線下賽事,包括當時的RGN Pro Series。在那次比賽中他們雖然淘汰賽不敵Cloud9和Luminosity,但仍取得了5-6名的成績。HEN1和LUCAS的表現也非常出色,拿到了賽事第二的1.34 Rating。沒過多久隊伍再度發生了變陣,TACO和fnx和Luminosity進行了人員對換,boltz和巴西飛來的João "⁠felps⁠" Vasconcellos加入了隊伍,在Games Academy的最後時間內,他們仍拿到了MLG哥倫布Major的預選賽資格以及IEM卡托維茲的預選賽資格。

  之後整隊被當時的Tempo Storm收購,雖然改旗易幟的他們在MLG哥倫布Major的預選賽階段出局,但還是獲得了IEM卡托維茲2015的正賽資格,他們一路擊敗了Envy和Vrtus.pro,但最終還是在四分之一決賽上不敵NaVi。即使如此HEN1在整個賽事中仍拿到了1.27的個人Rating。

  再度被Immortals收購的他們,在ESL One科隆 2016 Major上的表現並不理想,瑞士輪賽制的挑戰者組階段就以1-3戰績出局。緊接着的DH夏季公開賽上他們的表現開始反彈,接連擊敗ENCE、SK、GODSENT和NiP後成功奪冠。之後隊伍再度啓用Wilton“⁠zews⁠”Prado來代替表現不佳的SHOOWTiME,但之後無論在ELEAGUE第二賽季、還是EPL第四賽季決賽上都沒什麼拿得出手的成績,隊伍不得不再簽下steel來臨時救火。新指揮加入自然有新氣象,他們緊接着就拿下了一個含金量十足的冠軍:iBUYPOWER大師賽。

  年底的ELEAGUE Major的美洲Minor上他們再獲第一名,但最終還是沒能獲得正賽資格,略顯安慰的是當時的HEN1手感火熱,整個賽事拿到了誇張的1.41的個人Rating。

  2017年初,隊伍簽下fnx來作為felps的補位,在那一年的IEM卡托維茲上Immortals再度崛起,一路擊敗NiP,fnatic和Astralis等隊,奪得了賽事前四的成績。之後fnx再度宣佈離開,迎來的是新人Vito“⁠kNgV-⁠”Giuseppe,而這次他們即將迎來自己距離Major冠軍最近的一次——PGL克拉科夫Major。

  在挑戰者組階段,HEN1和他的隊伍一直保持着高水準發揮,直接以前二的名次晉級,他本人也拿到了隊內最高的1.22 Rating,其中第三場比賽中Immortals以16-14擊敗了GODSENT,HEN1當時更是拿到了1.60的個人Rating。目光來到Major正賽階段,瑞士輪的賽制讓他們最終以3-2的戰績驚險晉級淘汰賽,手感火熱的巴西槍手們接連幹掉了BIG和東道主Virtus.pro,但最終的決賽上他們還是不敵Gambit。在HEN1的這次Major處子秀上,他拿到了可圈可點的1.12平均Rating。

  “隊伍在那次Major上成長了很多,我還記得當時BIG用BUG跳一路晉級,但在淘汰賽我們以2-1擊敗了他們,圖三還是16-14贏得。之後擊敗VP的過程更是令人興奮,尤其當時我們的粉絲在人羣中很特別。現場的觀眾們都在盡情歡呼,我們幾乎聽不到別的聲音,我很享受當時那種感覺。在決賽上我們幾乎差一點就要品嚐到Major奪冠的喜悦了,尤其是在第一張圖取勝的時候,很可惜我們之後兩張圖都輸了...”

  隨後的DH馬爾默上巴西連隊止步八強,然而小型賽事DH蒙特利爾站上卻出了狀況,因為Immortals在決賽的首場比賽中遲到而先輸一圖,隨後就是2-0落敗,就此事kNgV-還和Pujan“⁠FNS⁠” Mehta在推特上大動干戈。眼看隊伍要迎來第三個金主的收購——100 Thieves,這次又是kNgV-的大嘴巴惹了禍,他因為和名嘴Duncan“ Thorin” Shields罵戰中的不當言論而引來口誅筆伐,最終結果就是收購協議直接作廢(註釋1)。

  “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,直到今日我們還被釘在恥辱柱上,但回想起來我們沒做錯任何事,kNgV-是我的兄弟,他在社交媒體上的發言有一些問題,但他打心眼裏還是一個善良的人。沒人知道當時真正發生了什麼,但大眾的判斷就是我們做錯了,我不想再討論這件事了,這些破事早就結束了。”

  自那之後沒了kNgV-的巴西四人組一直處於無隊的狀態,雖然後來他們重拾Não Tem Como的隊名參與了一些賽事,但雙胞胎兄弟始終無法復刻之前的成功。在SL柏林Major的美洲預選賽失利後,LUCAS1被當時的MIBR挖走了,而HEN1則被挖到了當時巴西很有前途的隊伍——FURIA。

  “一開始和LUCAS1的分離感到很傷感,但因為我們個人能力的成長,這種分離在所難免。如今當我勝利或是奪冠時,我總是很想念他。有時我會給他打個電話,我們兩兄弟甚至隔着電話痛哭流涕。”

  FURIA並沒有因HEN1的加入而突飛猛進,他們在DH馬爾默大師賽上取得了7-8名的成績,但這位明星狙擊手的影響很奏效,他們馬上在StarSeries i-League第八賽季上取得了第三名的成績。

  “FURIA開始有了頂尖隊伍的潛力,大家的水平一直在進步,我們之間也變得越來越默契,更多的還是要適應arT的指揮風格,照他説的做就好。”

HEN1 2020年數據總覽

HEN1 2020年數據總覽

  由於HEN1的簽證問題,他錯失了2020年的首個大型賽事IEM卡托維茲2020,所以喊來LUCAS救火的FURIA並沒有走太遠,美洲區預選賽階段就潦草出局,這也讓他們錯過了2020年的唯一一個大型線下賽事。不過好消息是疫情來臨之前,HEN1搞定了他的簽證並且返回了美國,他隨隊參與了今年唯一的一個小型線下賽DH安納海姆,雖然他們殺入了最終決賽,但還是不敵當時剛剛組建的Gen.G戰隊。

  “我還記得DH安納海姆,這是我們今年唯一的一次線下賽事,我們當時進入了決賽,本就可以贏下那次比賽的。”

  線上賽階段開始,HEN1在連續四個賽事中都拿到EVP級別表現,幫助FURIA接連取得不錯的成績。首先是EPL第十一賽季決賽,他在18張比賽地圖上打出了1.12的個人Rating,幫助隊伍一舉拿到第三名。緊接着的ESL One: Road to Rio上,他又拿下了17張比賽地圖的1.18 Rating,不過這次又是Gen.G從他們手中贏走了冠軍。第三個的DH春季賽上他們終於奪冠,這位明星狙擊手再度貢獻了1.14的個人數據,其中還包括決賽面對Liquid時的1.21 Rating。

  之後的BLAST Premier春季賽上又是爆發式的發揮,在與MIBR、Chaos和Gen.G交手的五張地圖上HEN1再度砍下了1.37的個人Rating,縱觀整個賽事HEN1的平均數據仍高達1.19。即使是到了之後FURIA表現不佳的巔峯聯賽第六賽季,HEN1在隊伍的頹勢之下仍拿到了0.99的賽事Rating,這也是2020年他唯一飄紅的一次賽事。

  時間來到夏季,巴西黑豹開始逐漸醒來,ESL One科隆上隊伍再度拿到了3-4名的成績,HEN1平均Rating僅為1.07。但馬上而來的EPL第十二賽季上又是一波爆發,HEN1憑藉着1.29 Rating的高光發揮,為他贏下了今年的唯一的一個MVP獎章,其中影響值達到1.28、局均傷害81.0以及16個殘局獲勝。在與100T的決賽當中他更是拿到了所有選手中最高的1.39 Rating。

  他們2020年最後一個在北美的比賽IEM紐約站上,HEN1依舊拿到了EVP。雖然1.15的個人數據達不到MVP級別,但也成為了面對Liquid、EG以及100T時取勝的關鍵。

  “EPL是我今年美好的回憶,那個系列賽中我每場比賽都發揮的很好,成為MVP和冠軍都值得令人興奮,特別是在我經歷了艱難時期之後,我的個人生活也發生了改變。”

  此後FURIA開始轉戰歐洲賽區,但開始總是苦澀的,他們在面對BLAST Premier秋季賽上直接兩敗出局,好在他們很快適應了歐洲賽場的氛圍,在緊接着的DH冬季大師賽上隊伍取得了前四的成績,HEN1也拿到了1.16的個人數據。

  BLAST Premier秋季決賽上FURIA拿到了中規中矩的5-6名,HEN1的1.14個人數據談不上特別耀眼。最終年底的IEM全球挑戰賽上,FURIA再度拿到了5-6名的成績,HEN1個人表現平平,除了在面對Heroic時拿到了1.36的Rating外,整個賽事僅拿到了1.01的數據。其中在面對Liquid和NaVI的比賽上他更是全隊墊底。

  “此次歐洲之旅很棒,有良好的比賽和訓練規劃,如果給我們一個月以上的時間訓練,肯定能贏下一個賽事。比賽中我們擊敗了包括G2、OG、Virtus.pro、Heroic和Complexity這些強隊,這對於我們的實力是一個很好的證明。”

  為什麼HEN1是2020年度第十六名?

  就像他排名TOP18的隊友Kaike“⁠KSCERATO⁠” Cerato一樣,HEN1絕對是今年職業賽場上不容小覷的存在,在2020年起伏不定的大環境中,仍拿到了世界前十高的1.15個人Rating。

  HEN1有52.5%的地圖發揮都高於1.15(世界第二),局均狙殺數0.28(世界第十五),以及一整年都穩定發揮的發揮,給他帶來了+520的KD差值(世界第七)。

  這位巴西狙擊手今年獲得了5個賽事EVP以及一個賽事MVP,他同樣是今年最難以擊殺的對手之一,他的年度局均死亡率僅為0.576(歷史世界第二),僅次於2018年的Andreas“⁠Xyp9x⁠”Højsleth。但這並不影響他的KAST數據表現,仍拿到了75.1%(世界第二),其中還不乏今年拿到的73個一打多殘局(世界第五)。

  儘管HEN1今年大部分時間都在北美賽區,但這並不影響他的穩定表現,在面對世界前十隊伍的58張地圖中,他的平均Rating高達1.16。但和已經公佈的TOP20選手Brehze、⁠jks⁠和KSCERATO一樣,由於缺少參加“精英賽事”而導致其在榜單上難以更進一步。

  明日之星

  HEN1將自己的提名給了Yeah的年輕巴西小將Eduardo“⁠dumau⁠” Wolkmer,他非常看好其在未來賽場上的表現。這位今年年初開始職業生涯的17歲巴西小將今年拿到了1.17的個人Rating,並且在次級聯賽中的影響力極高。其中還不乏DreamHack冬季大師賽北美賽區上1.27的高光表現。

  Eduardo“⁠dumau⁠” Wolkmer

  “他手法嫺熟並且腦袋聰明,如果他有機會加入一線隊伍,相信很快就能成長為世界頂尖級別的選手。”

  註釋1:kNgV-在2018年年初與名嘴Thorin的爭論由於語言中帶有對同性戀歧視行為,從而遭到了當時外界的輿論抨擊,進而導致當時剛剛收購Immortals卻一場比賽沒打的100T踢掉kNgV-,並且最終解除了與原Immortals四人的收購協議。